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管   国家信息中心主办

财经界

您的位置:首页 > 公司 > 人物 > 正文

李建军荣获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

摘要:10月15日,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颁奖仪式在巴黎海军学院礼堂举行。人体工程学创始人、中国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李建军获颁本年度银质勋章。

中国人体工程学创始人李建军荣获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
 


    10月15日,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颁奖仪式在巴黎海军学院礼堂举行。人体工程学创始人、中国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李建军获颁本年度银质勋章。

 
    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是由法国政府颁发,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委员会认为,一切推动国家和社会进步的贡献,都是该奖所要奖励的对象,奖项中所指的国家与社会是个大概念,包括了所有的国家和社会。

    在评定过程中,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委员会对每个提名人,都会作非常深入的了解和求证。对于李建军,委员会走访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国纽约911纪念公园等,同时大量搜集了他近年出版的著作。
中国人体工程学开创人李建军教授被授“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银质勋章
 
    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委员会在授予李建军“2015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银质勋章的颁奖词中提到三点,第一,为表彰李建军于1998年至2002年担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期间,为中东和平及世界文化交流所作出的巨大贡献;第二,在美国“911”事件之后,对李建军在美国“911”废墟上策划“911”纪念公园的肯定,第三,是对李建军近年出版多部中国文化著作、传播人体工程学的嘉奖。委员会认为,上述的三点,全部是对国家和社会进步推动,颁发银质勋章,实至名归。

    李建军是著名的文化学者、人体工程学的创始人,曾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1998-2002)、美国南加州大学人体工程学学科主任,现任中国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近年来,李建军出版了《中 轴——人体的平衡与奥秘》、《北京之皇权》、《北京之东富》、《北京之西贵》、《北京之北阴》、《北京之南贫》,《台北》、《七面星城——长沙》城市系列丛书以及世界城市系列的美国《旧金山风水》、《华盛顿风水》、《波士顿风水》、《芝加哥风水》、《纽约风水》、《洛杉矶风水》、《拉斯维加斯》和《西雅图风水》。

    “意外的获得了‘2015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 银质勋章,这种心情,几乎是一种不能用语言来表述的混合喜悦,回想起自己为人体工程学、为中国文化传播、为世界和平曾付出过几十年的日日夜夜,从无片刻的怠慢,看到身边一脸喜气的太太,本应该她说,这枚勋章有你的一半,但一切都在不言中之中了。这枚弥足珍贵的勋章,属于养育我的中国文化、属于所有为中国文化做出过贡献的祖国人民。”李建军在发布获奖感言时表示。

    据了解,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是由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最后一位总统勒布伦于1908年创立的高级荣誉奖项。当时的共同发起人,还有电影发明人卢米埃兄弟、电报传真发明人爱德华-布兰、著名物理学家卡耶特院士、著名数学家普安勒维等,该奖项专门奖励在科学文化艺术领域对国家与社会做出重要贡献的人们。
 

李建军(左二)获颁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
左一是李建军太太杜雯,右一是大会主席
CHANOINNE-MARTIEL
 
 
    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分为金质勋章、银质勋章、铜质勋章和荣誉勋章。在一百多年中,获得过法国国家与社会进步奖的名人云集:电报发明人布朗利(1913年),潜水艇发明家劳博夫(1925年),电冰箱发明人特利耶尔(1914年),著名电影家高蒙(1930年),二战元帅德拉特(1947年),著名作家巴尼奥(1961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雅各布(196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卡斯特雷尔(1969年),葡萄牙总理苏亚雷斯(1984年),法国首位宇航员克雷坦(1990年),芯片卡发明人莫雷诺(199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勒昂(1988年),参议院议长莫诺里(1996年),轮胎大王米其林(1999年),服装设计师皮埃尔-卡丹(2001年),雷诺总裁施瓦泽尔(2002年),巴雷尔等四位诺贝尔奖得主(2009年)。
 
    李建军表示,中国文化在法国有很大的影响,最直接的媒介就是300年前的欧洲传教士。早在1749年,中国的园林就被介绍到法国,那些幽深的曲径、蜿蜒的小溪、千姿百态的假山石、造型各异的亭台楼阁,让法国艺术家和园艺家领悟到中国文化,师法自然的造园美学和充满玄机的风水概念。
 
    “透过精美的丝绸、瓷器和漆器等等不仅让法国人渐渐发现这些中国艺术品不仅仅是一个异国情调、风情万种日用品,同时又是精神玩物,在它们背后,还隐藏着玄妙而高深中国哲理及天人合一的文化。”李建军说,这个时期的法国,正属于批判中世纪神学禁锢的启蒙时代,中国古代哲学注重理性、崇尚自然的精神引起思想界的兴趣。法国启蒙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史学家伏尔泰伏尔泰曾引用过孔子的论述来推动欧洲思想解放的浪潮。
 
    一个世纪之后,欧洲人在与中国人的直接接触中抛弃了原先许多浪漫的想象,然而西方人对中国古代哲学和艺术的热情却一直持续到今天。“在法国单说风水,他们看着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方文化,因为我这次获奖,又带起了人体工程学这门我创办的新学说,很多法国学者告诉我,若单纯以风水而论,他们几乎只有赞美的惊叹,无法搞清楚其中的定义和基本堪舆思想,但是用人体工程学来诠释,却如此通达明了,解释得一清二楚。”李建军称。
 
    这次获奖,坚定了李建军继续求索人体工程学的信心,他暗下决心“学术生涯、死磕到底”。“我有今天的成就,主要是中国文化的养育和祖国的培养,近两年又得到了中国文化研究会的全力支持,至于我个人的不懈努力、太太的鼎力帮衬这些都不太重要。这个世界上,几乎找不到一个不下苦心的学者,也没有现成的路径,我从选择自己学术生涯的第一天起,就与苦学、实干、精进及报效社会、服务人类结下了不懈之缘。若要说一句获奖感言,就是永远在人体工程学的学术路上。”李建军激动地说。 

 

关键词:法国